— 御景樱 —

【NS/2Y】Love Story(2)

本来懒得更新了,但是樱井大手亲自发糖了!开心!于是更个新吧2333

 






阳光透过窗户,大喇喇地君临整个房间。裹在被子里的人转向左边,有光线,转向右边,还是有光线。挣扎着又赖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告别睡神睁开眼。

床铺上的人早就起床不在了。

抬头看看闹钟,七点半。

樱井翔打了个哈欠,抓抓乱翘的头发,把昨晚睡梦中又不知不觉脱掉的睡衣T恤套上,考虑要不要拉上窗帘再睡一觉,早上的课直接翘掉好了。

窗帘边上挂了张纸条,字迹很有力道地打败了他的睡意:“不许拉上,下楼吃饭。”

好想睡啊……眼皮耷拉着往浴室走去,如以往每一次留宿后的早晨,杯子已经盛好水,牙刷也挤好牙膏,连洗脸水也放好,毛巾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小时候樱井翔偷懒不爱刷牙洗脸,只把牙刷毛巾沾湿应付大人,又因为爱吃糖果甜点,蛀牙蛀的惨重,二宫和也就养成了这种替他准备洗漱用具免得他偷懒的习惯。

“小和除了偶尔有点暴力冷血以外,根本就超细心体贴的嘛~”樱井翔开心地套上已经熨烫整齐的制服下楼,享受了来自和子妈妈的丰盛美味早餐后,和二宫和也一前一后离开了家门。


“这是你的单车,我身上又有伤,为什么是我载你啦!”奋力蹬着脚踏车,樱井翔不停抱怨。

“啰嗦,你吃我的用我的,难道还要我载你?”站在后轮车轴上的二宫和也伸手指挥:“往右走。”

小声嘟囔着抱怨,樱井翔老老实实向右边转弯。

不过,樱井翔从来没有平平安安上过学的一天,这是二宫和也总结下来的真理,今天也毫不例外。

才从小巷转出,就见前方堵了十来个穿着外校制服的人,手里拿着铁管或棒球棍,见到两人后都站了起来。

“啊啊,又来了……”刹住车,单脚支在地上,樱井翔趴在单车扶手上哀嚎。

二宫和也不声不响跳下车,拎走两人的书包,提醒道:“记住,这辆单车是我新买的,有个刮擦都不行。”

“烦死了,不会伤到你的宝贝车的好吧!”樱井翔气冲冲下了车,依言停好车:“切,你们皮痒是吧,那我就成全你们,要打快打!”

“混蛋,你敢看不起我们火烈组!”最前方一个红毛少年怒骂了声,抄起手里的棒球棒就冲了过来,樱井翔往后偏身稍退一步,长腿一个旋踢,正中对方腰间软肋,干净利落就将对方踢翻在地,痛的蜷成一团。

“要上一起上,快点,这星期再迟到我就要补习了。”

“妈的,樱井翔,你狂什么狂,昨天还不是当了落水狗!”一旁一个光头少年终于按捺不住火气,将手中的棒球棍挥了起来:“上!”

说是十来人围攻,但场地小,能靠近身的也只有四五人。他们打法杂乱无章,樱井翔连续闪了几棍后,一手架住光头少年的手腕,扭下他手中的棒球棍。

球棍在手的樱井翔基本已定大局,那些人哪里会是这个从小到大身经百战的妖孽的对手,一旁的二宫和也侧肩靠在墙上,看了看腕上的表:“八点十分。”

二十分上课,骑车过去还要八分钟,也就是说两分钟内不搞定,迟到是铁定的了。

“混蛋!”一个小菜鸟正着急挤不进去,见自己人打不过樱井翔,就把主意打到了在一旁观战的二宫和也身上,这个人看起来比较瘦小,也许会很好下手。

“别动手!”光头少年看到他的行为,急的大叫起来:“笨蛋,不能打!”

小菜鸟见棒球棍快打上了,哪管他能不能打,却见二宫和也抬头看着自己,平静的琥珀色眼眸全无情绪,却有种冰到骨髓里的逼迫感。

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自己全力打下的棒球棍,已经被二宫和也一手握住。

“是你们先出手。”二宫和也淡淡说着,手一拉一转,小菜鸟手中的棒球棍再也握不住,落到了二宫手中,他反手一甩,小菜鸟抱头惨叫倒地。

战局已定。

 

“叮铃铃----”电铃长响中,校门缓缓合上。

“啊啊啊慢点慢点!”一辆单车骑得犹如风火轮,终于在校门的最后一丝空隙合上前冲刺成功。

“呼,呼……累死我了……”趴在车头扶手上喘息的人说不出完整的话,后面的人跳下车轴,整齐的校服和头发,完全看不出刚打过架的样子。

旁边传来甜美的问候声:“樱井学长早,二宫学长早。”

之前还在喘气的樱井翔忙摆出标准的灿烂微笑:“大家早。”

“樱井学长的发型超帅的!”

“二宫学长今天也好好看啊~”

二宫和也懒懒地点头,忽略了一众学妹热情洋溢的尖叫声,刚随着樱井翔停好车,就看到走廊尽头拐过几个人来。

“啊,会长好。”

学生会长大野智一幅没睡醒的样子,软乎乎地笑着回应大家的招呼,他身边站了几位穿着暗红色校服的学生,肩膀处绣着鹰蛇交缠的徽章,是隔壁东大寺学园的校服。

“樱井君,二宫君,你们来的正好,这位是东大寺学园的学生会长安藤秀中。安藤会长,这两位是我们学生会的副会长樱井翔,秘书长二宫和也。”

樱井翔有一瞬间的僵硬,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又恢复了一贯的完美笑容:“安藤会长,请多指教。”

然而他的微小波动并没有逃过二宫和也的眼睛,二宫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重新打量了番面前笑的如沐春风的安藤秀中,毫无疑问,这位学生会长长了副温文尔雅的好皮相,戴着银边眼镜,看起来知性而诚挚,但二宫和也却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直觉不好。

这个人很危险,眼镜也遮不住他眼光里的贪婪之色。

安藤秀中笑眯眯地伸出手:“樱井君,请多指教。”

樱井翔僵硬片刻,好半天才伸出手,飞快地握了下便打算抽回,却被对方紧紧攥住,他不敢太用力甩开,一时间脸色有些难看。

二宫和也在一旁伸出手:“安藤会长,请多指教。”

安藤秀中放开樱井翔的手,微笑着握了握二宫的手:“幸会,刚才看到二宫君是和樱井君一起到校的,不知道两位是什么关系?”

“我们嘛……”二宫和也淡淡道:“情侣关系。”

安藤秀中微微一愣,微笑倒还挂在脸上,眼神飞快从两人身上扫过,却见周围同学都一幅习以为常的样子,甚至有人起哄道:“哈哈哈这是第几个人被骗了,要记录下来!“

“好了别闹了。”大野智无视现场诡异的气氛,向看起来很有精英感,而本质上一个不良少年一个沉迷游戏全无学生会干部意识的两人介绍道:“安藤会长是来谈两校下个月合办学园祭的事,这次主要在本校开办,所以你们两个先带安藤会长参观一下校园怎么样?”

樱井翔还没拒绝,二宫和也先开口了:“大野会长,容我提醒,副会长和秘书部的文件都还堆积着没处理,让我们带路的话,那些文件就劳烦会长你亲自处理了。”

“呃……”想偷懒睡觉却不成功的大野智脸上笑容不变:“安藤会长,那就由我带路,我们继续参观校园吧。”

安藤秀中点点头,跟着大野智离去。离开前,他不知被什么绊倒,身子一歪,撞到了樱井翔,就急忙伸手抱住樱井翔的腰稳住身形。

“对不起,撞到你了。”

“知道撞到那就快站好啊!”毫不客气地将对方缠在自己腰上的手撕扯下来甩开,换来周围同学惊讶的抽气声和安藤秀中的轻笑声。

安藤秀中以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在樱井翔耳边小声道:“昨天真是对不住了。”

脸色红了黑黑了红,等回过神来,樱井翔的拳头捏的咯咯响,而对方已经走远。

“混蛋!”

“什么?”

“没什么。”樱井翔抿紧唇,一言不发往教室走去。上课铃已经响了好几遍,周围学生都进了教室,走廊上空无一人。

二宫和也拉住他的胳膊:“昨晚落水是他害得。”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樱井翔心烦地挥开手:“别问了,我自己会处理。”

下一秒他就被二宫和也重新拉住,一把被推在墙上。

“樱井翔,我不会原谅伤害到你的人,任何人。”

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二宫和也这种压迫性的气势,平日里一直云淡风轻,看起来对什么都不在乎的人,偶尔也会展现出惊人的气场,但这却是第一次见他用在自己身上,樱井翔看着近在咫尺的琥珀色眼眸,心脏急剧跳动起来。

二宫和也放开手:“所以,别随便挑战我的耐性。”

“我一直乖乖听你的话啊,”樱井翔委屈地嘟起了嘴:“受了伤还骑车载你呢。”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别对我口是心非。”二宫和也往教室走去,声音淡淡地传过来。

樱井翔靠在墙上不动,末了摸了摸空荡荡的耳垂--刚才被二宫困在墙角,他顺手把自己的耳钉摘了下来,说是放学后再还给他。

不就是想让自己放学后去找他,而不是到处乱跑嘛!

樱井翔摸摸鼻子,嘴角噙着笑向教室走去。


评论(17)
热度(69)

2017-12-30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