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NS/2Y】Love Story(3)

趁着放假爆肝更文!!

请大家一起喊口号:打倒安藤秀中大魔王!~

 

 





“昨晚鬼面党的聚会有没有看到?”下课时,几个同学围在一起,一脸兴奋莫名的仰慕。

“我经过时有看到,好长的车龙,特别是领头的那几辆机车,超炫的!”提到大名鼎鼎的暴走团体鬼面党,不论男生女生都来了兴趣,马上有人回答,换来周围人羡慕的目光。

“是啊是啊,而且他们速度超快!那么多的机车,居然能用那种速度而不会互相撞到哎~”

“所以说,鬼面党只接收精英,能被他们看上的都不简单!”

“哼!”有人不高兴了:“不就是群暴走族,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精英,精英都在学校好好念书呢!”

“惠子你别说啦,小健你也别生气了。”

“我哪有说错嘛,小健天天炫的自己技术有多么厉害,结果人家根本不要你。”

“你说什么!”

“指望小健加入,还不如指望翔君加入比较有可能,翔君你说是吧?”

“什么?”突然被女孩爱慕眼光照到的樱井翔从漫画书里抬起头,圆圆的大眼睛里满是茫然之色。

“你别胡说了,翔君虽然头脑聪明,运动神经也不错,不过又没骑过机车,天天都骑单车的,哪有可能加入嘛。””

樱井翔见大家的话题转离了自己,这才吐吐舌头伸了个懒腰,刚要趴在桌子上补眠,就被走进教室的相叶雅纪和松本润逮到。

“哎翔酱,听说你早上又被围上了?”相叶雅纪小声问道,同时瞄了一眼不远处正在低头沉迷游戏的二宫和也:“不过有Nino在场,肯定有惊无险啦~”

一旁的松本润皱了皱眉:“不过昨晚大家分手后,据说你被隔壁校的老大堵到了,没问题吧?”

“没问题啦,不用担心~”樱井翔举起左胳膊做了个举重姿势,拍了拍鼓起来的肌肉,笑嘻嘻地说:“看这个肌肉,硬邦邦的哟~”

相叶雅纪和松本润互看了眼,都笑了起来。


正当三个人嘻嘻哈哈讨论起最新一期的少年JUMP内容时,门口处有同学喊道:“樱井君,有人外找。”

高一三班的小班花井上杏站在门口娉婷微笑,清丽的笑靥如泉水般吸引了众多男生的目光,在班里一众男生艳羡的起哄声中,樱井翔瞥了眼仍旧沉迷游戏不为所动的二宫和也,走了出去。

 

跟着井上杏来到教学楼的天台上,清纯可人的女孩子红着脸拿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樱井翔眉眼弯弯,笑容可掬地正要接过,却见小美人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樱井学长,麻烦你能不能帮我把信转交给二宫学长?”

“哎?给小和的?”樱井翔瞪大眼睛:“你当着小和的面叫走我,就是要我把信转交给他?”

“我本来想直接叫他出来的……但是当着他的面,我怕我没勇气拿给他……对不起了樱井学长,你是二宫学长最好的朋友,所以……”女孩子涨红了脸,细声细气地解释道。

“所以让我转交吗?”接过信封,樱井翔若有所思地用信封边角磕着下巴:“不过你连告白信都不敢直接交给他,就算他同意了你的告白,你要怎么和他相处?”

“相处?”井上杏的脸色变得更红:“这个我还没想过……我没想过他会接受。”

“哦?明明认为他不会接受,还是想抱着万一的希望告白么?”微微一笑,樱井翔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她:“那不会太辛苦了吗?”

井上杏受宠若惊地抬起头,看着樱井翔。虽然一贯知道樱井学长俊美出众,但近看时才惊觉有多么出色,他的睫毛纤长浓密,眼睛尤其漂亮,晶亮的眸子专注地看着人时,深情又温存,井上杏突然觉得心跳砰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樱井翔突然靠近她,低沉的嗓音充满磁性:“我说,不如……”

 

回到教室,相叶雅纪和松本润都看过来,樱井翔比了个OK的手势:“第十三个。”

相叶雅纪托着下巴,唔了声:“我说翔酱,不和Nino说声好吗?”

“不用,反正小和对她们也不会有兴趣。”

松本润一边看杂志一边点头:“这已经是翔君截下的第十三个想向Nino告白的女生了,你以为Nino自己会不知道?”

“可是你们确定Nino一定没兴趣?说不定会有性趣啊~”

“你个工口笨蛋啦!”樱井翔敲了下相叶雅纪的头,振振有词道:“我找A片都会被他瞪哎……我都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看过A片啦~”

三人一边说一边转头看向二宫和也,一直没从游戏机上转移开视线的人突然抬头,目光锐利地扫了过来,三人顿时噤声。

正好此时老师走了进来,众人各自回到座位不再闲聊,相叶雅纪似乎听到坐在他后面的人在咕哝:“明知对方不会接受,还要坚持告白,根本是造成对方的困扰才是吧。”

什么意思?没听懂哎。相叶雅纪转头去看,只见樱井翔正一手翻着课本,一手托着腮,低头打瞌睡去了。

 

学生会的办事处,因为刚下课的缘故,几乎没什么人在。学生会长对着笔记本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看的眉开眼笑。

“深海鱼类108种……”平淡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大野智吓了一跳,急忙转动鼠标,把窗口调回活动预算表,回头干笑。

“Nino,你怎么走路悄无声息啊。”

“有声有息就看不到你到底在看什么了。”二宫和也把一份报告垒到桌面上已经岌岌可危的几大摞文件上:“我提醒一句,明天就是学园的预算大会了,大叔你竟然还有时间看钓鱼视频?”

大野智轻咳两声:“晚上我一定看完所有预算文件。”

二宫和也耸耸肩,靠着墙摸出游戏机,大野智见状,只好老老实实从文件堆里抽出一份看了起来。

 “我听说高一的班花学妹今天去找你表白,又被翔君拦下了,他一直替你回绝想向你告白的女孩,你不介意?”不甘心只是批改无趣文件的会长大人又试图挑起话头。

“她们到底是真的冲着我来还是冲着小翔来都不确定,”二宫换了个姿势,淡淡道:“而且,明知对方不会接受还告白,只会对他人造成困扰。”

大野智这次倒没有马上说话,只是若有所悟地看着二宫和也。

“看什么?”

“fufufu,在想Nino是不是告白过啊。”大野智软软地笑着,目光倒是一反往常地有些犀利:“不过你要小心哦,再不下手,似乎有人想先下手为强。”

话音未落,松本润探头进来,见到办公室只有他们两人,奇道:“怎么只有你们两个在?翔君呢?”

二宫和也皱起眉:“他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值日吗?说待会过来学生会讨论学园祭的事情。”

“哎?”相叶雅纪从背后探出个头:“可是翔酱说他来找你拿耳钉了啊……”

二宫和也收起游戏机,说了句“我先走了”就迅速离开,留下大野相叶松本三人面面相觑。

 

正如其他四人所见,樱井翔放学后没去学生会,他刚走出校门,肩膀就被人拍了下。反射性地手肘往后一撞,却被对方稳稳接住:“君子动口,小人才动手哦翔君~”

声音里那种奇怪的温和感,让樱井翔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想也不想又弓身向后踢去:“那我动脚。”

两人距离太近不易闪避,又在校门口不想闹大,那人只好放开樱井翔的手,向后跳去。

“真是学不乖。”安藤秀中摇头微笑。他已经换下了东大寺的制服,灰黑色的针织衫搭配米白色的休闲裤,看起来温文儒雅,一时间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时有秋波送来。

“跟我们大野会长还没谈够学园祭么?安藤会长。”樱井翔露出学生会副会长的精英完美笑容。

“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没想到翔君不会游泳。”

樱井翔的眼角一跳,险些维持不住完美的营业笑容:“没什么,不会游泳的人众多,又不止我一个人被逼着跳河。能活着回来已是侥幸,哪里还敢再劳安藤会长大驾来道歉。不过我想如果我不接受的话你大概不会离开吧,所以我收下你的歉意,我们两清了,安藤会长请走好。”

“昨晚的确很美味。”安藤秀中笑眯眯的一句话止住樱井翔想飞快闪人的脚步。

呼吸,忍耐,深呼吸……

“那是人工呼吸。”樱井翔回头,皮笑肉不笑地说着。

“你要这样想也可以。”安藤秀中走到樱井翔身前,微笑:“我对你很有兴趣,要不要跟我一起加入鬼面党?”

樱井翔抬头,一抹精光从眼中闪过,很快又消失不见:“不去。”

“加入鬼面党,你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像昨晚,我之所以会出手,就是因为和你敌对的井田是鬼面党的人。”

“井田?连那种垃圾都收,我看鬼面党也没什么神奇,只不过名声在外。”

“井田是属于最下级的。基本上,他的事,可大也可小,就看上层干部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我不加入的话,你就要小事化大拿我当敌人?”樱井翔桀骜一笑,一头金发在夕阳下耀眼夺目,映衬的整个人仿佛都在闪闪发光。

安藤秀中在心中暗自赞叹一句,突然笑了起来:“那倒不会,只不过恐怕以后翔君你的麻烦会有不少。”

“那太好了,我最喜欢麻烦。”樱井翔笑出一对洁白的门牙:“你想说的只有这些,那我先走一步了。”

“对了翔君,要不要接受我的追求?”安藤秀中抛出个炸弹。

樱井翔脚步一顿,回过头来,满脸黑线:“安藤会长,你的这个玩笑未免太恶劣了点,发神经请找别人去。”

“那你对二宫和也就有兴趣吗?”

“你说什么!”

“你不参加鬼面党,是因为你真的没兴趣,还是因为没得到你家青梅竹马的同意?”

“这关小和什么事,安藤会长,你无聊想打发时间就另外找人,恕不奉陪。”

安藤秀中玩味一笑:“虽然听闻你和他青梅竹马,但据我所知,你们曾经有长达一年的时间都互不理睬啊……”

“朋友之间吵吵和和,再正常不过。有劳安藤会长费心调查了。”冷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二宫和也不知何时也来到校门口。他走到樱井翔身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安藤秀中看到樱井翔一直紧绷的肩线瞬间放松下来。

吵吵和和吗?安藤秀中扬眉,有趣地笑笑::“饲主来了,那我只好先走了。”’

说完,不给两人反应的时间,当真扬长而去。

留下樱井翔被那句饲主气的干瞪眼,在心里把安藤秀中骂了个狗血淋头。

而二宫和也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安藤秀中离去的背影,眼神逐渐冰冷。

 

“小和你来啦~”·开门的樱井妈妈手中拿着汤勺,显然正在忙。

二宫和也点头:“小翔下午没去学生会,我把学园祭的资料拿给他。”

“小翔在楼上,你自己上去吧,待会儿留下一起吃晚饭哦~”樱井妈妈说着就又回了厨房。

门是关着的,转了下门把,发现没锁,就自行推门进去。樱井翔正跪坐在书桌下的柜子前面,不知埋头在找什么。

“在找什么?”

坐着的人身体一僵,将刚拿到手上的东西随手倒放在一边,继续翻找:“X-JAPAN的一张碟。”

二宫和也打量片刻,伸脚踢了踢他的屁股:“你正坐着呢。”

“啊咧?”樱井翔向后一摸,果然摸到光碟的一角,忙跳了起来,眉开眼笑:“小和,认识你真是我最大的幸运!”

二宫和也毫不留情地把小山般的资料拍过去:“别怕马屁了,给,你逃掉学生会活动的惩罚。”

“小和你干嘛每次都对我这么凶嘛……”小声哼哼着,樱井翔把手里抱着的资料放到书桌上,转个身,却见二宫紧跟在他身后,并没有让开。两人眼睛看着眼睛,鼻子对着鼻子,连对方轻微的呼吸都感受的一清二楚。

下意识地屏住呼吸,感觉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同时静止。二宫和也茶色的瞳仁里仿佛闪着淬过的星光,樱井翔盯着那道细碎的光束,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了。

突然,二宫和也伸手,肉肉的汉堡手摸上他的耳垂:“耳钉都不要了吗?”

樱井翔感到什么凉凉的东西戴上耳垂,果然,是二宫之前拿走的他的水钻耳钉。

他刚要开口解释什么,二宫和也突然问:“安藤秀中是不是亲了你?”

“唔,那是因为我掉进河里呛水了,他给我做了人工呼吸啦,不是……”

二宫和也没有回应,盯着自己的眼神愈发晦暗深邃,樱井翔心跳加速,微微张唇,想说些话来打破这种奇怪的气氛,嘴唇却突然被二宫按住。

唇上手指的力道并不重,隐约带着不明的危险和暧昧,略微粗糙的指腹轻柔摩擦过丰厚的唇瓣,带来一丝丝温热的力度。

然而下一秒二宫和也就收回了手:“我先回去了,学园祭的资料你今晚看下,过两天两校就要开第一次会议。”

走到门口,他踟蹰着又停下脚步,低声说道:“菜菜子的照片要收好,别随手乱扔。”

还是被看到了。

二宫和也走后,樱井翔坐回地面,拿起刚才情急下倒放在一旁的照片。

照片上,年龄稍大的女孩子笑的灿烂明艳,左右手各搂着一个男孩子,也都笑的春光灿烂,分明就是幼年的樱井翔和二宫和也。

手指抚过照片上的三人,樱井翔目光怔怔,一点也不像平日那个桀骜不驯的不良少年。

他摸了摸嘴唇,慢慢地叹了口气。


评论(6)
热度(58)

2017-12-30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