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NS/2Y】Love Story(4)

庆祝今天NZ小翔恢复健康,爆肝更文~

 





“小翔,你再不快点,今天又要迟到了。”阳子妈妈挥着饭勺指着墙上的钟催促儿子。

樱井翔手忙脚乱地系着校服领带,一头金发非常有个性地乱翘着:“啊啊啊系不好领带啦!烦死了!”

“噗~”阳子妈妈非常好心情地调侃自家儿子:“小和帮你系了那么多次,到现在还没学会吗?”

樱井翔叼着面包含糊抗议:“我会啦!只不过时间太急嘛……”

他说着就拎起书包跑出门去,顺便把怀里的一大叠学园祭资料扔到车筐里,今天二宫和也没有和他一起出门,说是秘书部有事要早去,所以当樱井翔一个人踩着单车被堵在小巷口的时候,他真的连叹气的心情都没有了。

那个穿着暗红色校服,望着自己微笑的人,虽然只有一个人,但他身后那台黑色的重型机车却占去了小巷宽度的大半空间,想当做没看到他都不行。

“怎么又是你?”樱井翔不耐烦地把书包扔在地上:“安藤会长一大早就有打架的好心情吗?”

安藤秀中笑的温文有礼:“翔君,我不是来打架的,请你不要误会。”

“哦?”

“你真的不考虑加入鬼面党?”安藤秀中旧调重弹。

“我可是被你打下河的手下败将,不敢高攀。”樱井翔无聊地摇着头,抬腕看了眼手表---迟到的话一定会被小和碎碎念很久。

“但你还是强过大部分人,鬼面党只对强者有兴趣。”

“虽然我打架厉害了那么点,不过我又不结营交派的,你干嘛老想说服我加入啊……难道你真的对我有那方面的兴趣?”樱井翔一脸笑嘻嘻地戏谑,还有二十分钟,足够和这位难缠的东大寺会长周旋一会。

“我确实对你有特别的兴趣。”安藤秀中笑吟吟托了下眼镜,眼角闪过一抹利光:“我很想见识一下,飞天党的SAKURAI。”

虚假戏谑的表情僵住,樱井翔面无表情地看着安藤秀中。

“对飞天党的传说能不好奇的没有几个,虽然你招惹麻烦的本能远胜过你的青梅竹马处理麻烦的速度,但至今还没人发现你就是飞天党的SAKURAI,也是奇迹了。”

樱井翔还是不发一语。

“这也难怪,谁能想到,辉煌了四年,于两年前解散的飞天党,最后一代的左膀右臂现在居然只是个十七岁的高中生。”

“SAKURAI只是辅佑,从来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飞天党消失,SAKURAI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无论在过去,还是在现在,这点都是一样的。”樱井翔淡淡开口,一脸冷然。

安藤秀中这样追问,手中自然是有证据,否认已经是没意义的事,而且也没什么好否认的。

“但是没有SAKURAI的努力,飞天党在最后一年也达不到那么高的程度,成为传说。SAKURAI就这样消失,太可惜了。”安藤秀中笑眯眯地看着樱井翔,仔细捕捉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

“飞的越高,只会摔得越重。飞天党消失时一切也就都不存在了,现在盛传的是鬼面党,纠结过往可是老头子才会做的事。”樱井翔嘿笑了两声:“你要怀旧,请便。我上课再迟到的话小和会杀了我,不奉陪了。”

“你不再争强斗胜,真是出自自己的决定吗?”推车从安藤秀中身边经过时,安藤秀中倒没有为难,还体贴地侧身让开一些地方:“你跟我,明明是同一类人。”

好胜,想拼,嗜斗。

只有打倒更强的人,才能感受到存在的意义和美好。

樱井翔没理他,越过他后,跨上车就要踩下脚踏板,安藤秀中伸手往他上衣口袋塞了张纸条。

“鬼面党下次聚会的时间地点,欢迎参观。”

 

樱井翔迈进教室时上课铃声刚好敲响,他冲着对自己竖大拇指的松本润笑嘻嘻回了个ok手势,刚一坐下,相叶雅纪就悄悄扭头:“刚才Nino还问我们你来了没,你昨天放学去哪儿了?”

樱井翔比划了个手势,相叶雅纪心领神会,不一会,三人的小群里有了动静。

爱吃荞麦面:被东大寺的那个学生会长盯上了(○` 3′○)

桂花楼少东家:??

墨镜是本体:??

爱吃荞麦面:他知道我是SAKURAI

墨镜是本体:!!!

桂花楼少东家:!!!

桂花楼少东家:要不要告诉Nino和会长!

樱井翔在两人震惊慌乱的眼神中轻轻摇头,正好授课老师这时候走进来,三人都安静了下来。

爱吃荞麦面:别告诉他,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放心吧!

 

推开门,学生会长大野智坐在办公桌后,桌面上颤巍巍堆了好几叠文件,会长大人正拿着本文件,表情十分认真严肃地思考着。

“大野桑,不用装了,你这桌面和我们前天离开时一样高~友情提醒一下,J在这上面做了标志的。”樱井翔将书包甩到自己桌子上,坐下来,懒洋洋地靠着椅背。

“原来是翔君啊~”大野智打了个哈欠,圆圆的面包脸上露出软乎乎地笑:“fufu,我还以为是J或者Nino呢~过来帮我看文件盖章吧翔君~”

“不要,啊啊困死了,让我在这睡一会哦。”说着樱井翔就要趴下开始补眠。

“你今天看来状态很不好啊。”

“我可是辛苦了一夜,才把小和丢给我的资料看完,把学园祭的各个事项安排好。”将一大叠厚重的学园祭资料从书包里拿出来扔回桌子上,樱井翔全身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

“这么快?太快了吧!”大野智赞叹道,樱井翔虽然经常翘掉学生会的例会活动,但在执行方面效率高到超乎常人,不然以他一个成天迟到翘课校外打架的准不良少年形象,成绩再如何优异也不太可能进入学生会。

“小和连夜拿给我,我哪里敢拖啊……”樱井翔的一对大眼睛下面有很明显的黑眼圈,他哀怨地叹口气:“当副会长好麻烦啊。”

“当学生会长也超级累的,根本没有时间去钓鱼,连钓鱼视频都没空看,上次看的时候还被Nino抓包说我偷懒。”大野智的面包脸皱成一团,一副委屈的样子。

“你就知足吧,他盯你顶多学校公事,我可是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被监督哎,睡懒觉迟到会被K,不吃香菜会被碎碎念,更别提打架啦,上次受伤还被讨要了地毯清洁费呢呜呜……”

“哇没想到Nino私下里是这个样子啊,翔君你还真是辛苦啦~”大野智同情地拍拍樱井翔的肩膀。

“原来你这么可怜,跟一个天天K你碎碎念你还要找你要钱的人生活这么久。”熟悉的小尖嗓凉凉地从背后响起,樱井翔从头发末梢一路冷到脚趾头,一片鸡皮疙瘩。

“呃,小和你来啦,我突然想起来我要去东大寺学园谈一下合办学园祭的事,先走一步啦。”情急之下,连最不想用的借口都用上。

“难得你准时来了,今天正好开次全体会议。”二宫和也对他的借口听若无闻:“坐下。”

门被推开,又进来几位学生会干事,樱井翔的脸皱成一团,只得坐下。

---被小和听到刚才的话,晚上又要惨了……

 

昨晚一直熬夜写学园祭策划,基本没怎么睡,樱井翔觉得面前的笔记本都出现重影了---超困的啊zzzz

“翔桑,”二宫和也仿佛背上安了探照灯:“去给会长泡杯咖啡吧。”

“哎?”会长大人一脸懵逼,我没说我要喝咖啡啊……

“好的!拿铁可以吧~”一说到咖啡,樱井翔顿时打起精神,扔下手里的钢笔就去了茶水间,留下神态自若继续开会的二宫和也,一脸我很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大野智,和一众被迫吃狗粮的学生会干事面面相觑。

 

自茶水间的柜子里挖出咖啡壶等一系列工具,从咖啡豆的研磨开始,慢悠悠煮着咖啡。樱井翔一直很热衷喝咖啡,甚至买了原装咖啡豆放在柜子里,不过平时他基本不怎么动手,这次被二宫和也批准来煮咖啡,着实兴奋了一把。

找了把椅子坐下,从茶水间这个角度,还是可以看到外面会议的情形,以及二宫和也的背影。

从小到大厮混在一起,从来没仔细端详,不知不觉中,他的背影也逐渐长大,将西服式的校服撑的笔挺……突然间,陌生起来。

同样陌生的,还有他晦暗不明,却蕴藏着热量的目光。

以前他从来不会把这种目光如此直白地表现出来。

樱井翔不自觉伸手摸着嘴唇,又想起那天二宫和也的手指留在唇瓣上的温度。

外面会议还在进行,不知说到什么话题,争论的有些激烈,短时间内似乎不能结束。以往这种时候,小和总是很干脆地先拉着自己回去,而不是强行让自己留下。

小和果然还是不信任自己,找了一堆事情将自己留在学校里,留在他看得到的地方……怕自己和鬼面党以及安藤秀中扯上关系。

其实,你也知道我若真有心要去,你做再多的阻拦也没用,就像……那个时候一样。

咖啡壶里的水咕嘟咕嘟冒着水泡和热气,樱井翔伸手从口袋里拿出安藤秀中塞进来的纸条。

周四晚上七点,御岳山山脚。

后天啊?盯着纸条看了会儿,他将纸条撕碎,扔进垃圾桶。

你不再争强斗胜,真是出自自己的决定吗?

你跟我,明明是同一类人。

樱井翔扒了扒头发,啐了一声。

那个人真的很会挑拨离间。

而且,总是会戳在人性最弱的一处。

 

咖啡壶咕噜咕噜冒着香气,下方已经滋滋作响。樱井翔忙一把跳起,关了火,将咖啡倒出来,煮的分量有点多,他干脆找出一堆小杯子,按人数倒满。

“樱井氏的秘传咖啡,人人有份~”咖啡的香气随着樱井翔进入会议室,大家都觉得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只有二宫和也脸色不变:“我今天胃痛,不喝刺激性饮品,多出的一份你拿给会长喝吧。”

“Nino你不喝?太可惜了吧。”大野智端起一杯,期待地喝了一口,其余学生会干部也都端起杯子。

脸色红转青青转白白转黑需要多长时间呢?

二宫和也在一片哀嚎声中起身收拾桌上的资料:“小翔第一次用咖啡机煮咖啡,有不好的地方大家多见谅。我想大家都没动力继续讨论了,今天就散会吧。”


评论(2)
热度(48)

2018-01-09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