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美国队长·冬盾】美男罐(4)

很久没更这篇了,抱歉抱歉><




Tony和Natasha注意到了Steve最近的明显变化,他的笑容明显变多了,会时不时查看手机有没有短信电话,下班后也总是婉拒一起喝酒的邀请,而是急匆匆地赶回家。

前台小妹很有经验地评价这明显是坠入情网的样子,Tony冲她吹了个叫好意味的口哨后,转身对红发友人开心地挤了挤眼睛,意思很明确:看我说的没错吧,我们亲爱的纯情小处男已经被罐头美男成功攻陷啦~

Natasha看不惯他的得意洋洋,翻了个白眼掏出50美元拍在桌子上:“Steve总算找到了心上人,这个赌注也算没白输。”

Tony耸耸肩,像是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可惜他的心上人并不能一直陪着他。”

Natasha闻言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Tony有点无奈地看向她:“昨天我接到贾维斯打来的电话问那个罐头的情况,他说虽然我买下的是绝版的高级罐头,但毕竟还是有保质日期的,就是比普通罐头长一些而已。”

Natasha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的保质日期是多久?”

Tony一改往日的散漫不羁,一脸严肃表情:“三个月,实际上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趁着周末的时间,Steve带着Bucky去了两个街区外的一家书店,这家书店是Steve最爱的地方之一,以前下班后的空闲时间,除了和Tony,Natasha他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之外,剩余的时间他基本都泡在了这里。

由于是周末,书店的顾客明显比平时多了许多,人流熙攘中Bucky一直走在前面开路,同时紧紧握着Steve的手以免走散。两人来到二楼的艺术书籍区,相比热门畅销书和流行小说区,这里显得格外清净。Steve在一本梵高的画册面前停驻了脚步,正赶上书店的打折时期,平时要卖到八九十美元的厚厚画册现在竟然只要30美元,很显然Steve心动了。

Bucky注意到他专注的模样,开口问道:“你很喜欢这本画册?”

Steve抬起头,微笑起来:“梵高是我最喜欢的画家,只要有关他的画作展出我都会去看。你呢?喜欢哪个画家?”

Bucky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片刻后他恢复正常,有些不自然地说:“抱歉,似乎我的记忆里没有太多关于这方面的内容,我不知道该喜欢哪个画家。”

Steve有些震惊,心底瞬间泛起的酸涩和心痛几乎要淹没他。他定了定神,伸手握住Bucky的手,柔声说道:“没有什么该不该喜欢的,我们可以一起看看这些画册,或许你会发现你喜欢的。”

Bucky回握他的手,点点头。

 

下午的时间他们都消磨在了艺术书籍区,Steve挑了一大堆画册,一边和Bucky一起翻看,一边给他做出一些简单的介绍说明。Bucky听的很认真,偶尔还会问Steve一些问题。

最后Bucky觉得莫奈的画是最合自己口味的,这也让Steve露出了开心的微笑。

“我妈妈最喜欢的画家也是莫奈。”他笑着告诉Bucky.


他们买下了梵高和莫奈的画册,回家的路上还时不时就下午看到的某副画作讨论一二。Steve兴致勃勃地说着对莫奈的睡莲的看法,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突然停下了脚步。

“Steve.”Bucky出声喊道。

金发男人停下脚步,回头有些疑惑地看向他。

“谢谢你。”Bucky认真地说,并且走了过来抱住他。

Steve在他的怀抱里呆楞片刻,一股热流涌上心头,他伸手回抱住黑发男人。

“不用客气,我很高兴。”

不知为何,Steve觉得眼眶有点热。

 

这之后又过了两个星期,Steve注意到他的好友们数次看着自己欲言又止,Natasha总用一种莫名伤感的目光看着他,就连一向开朗豪爽的Tony也开始对着他的疑问吞吞吐吐。

Steve有些奇怪,但没有计较太多,他相信如果真的有事,Tony和Natasha会亲自来和他说清楚。

但并没有等到两位好友痛下决心说出真相,反而是Steve亲自发现了谁都不愿面对的残酷现实。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Steve搭着Tony的顺风车回了家。到家后他发现Bucky还没有下班回来,望了眼外面瓢泼的雨势,Steve决定出门去给Bucky送伞。

然而没等他出发,Bucky自己就开门回来了,只是由于没打伞而淋的颇为狼狈。

Steve赶忙拿来干毛巾和干衣服,趁着Bucky擦拭和换衣服的空档给他泡了杯热茶。

“你可以等雨势小一些再打车回来,淋雨会感冒的。”Steve注视着Bucky擦头发的动作,有些无奈和心疼。

Bucky摇摇头:“放心,我不会生病,”顿了顿,他继续说:“我想快点回来给你送伞。”

Steve露出微笑,感到一阵暖意涌上心头,还有些甜丝丝的感觉,然而他的注意力迅速被一个突兀的黑色印记吸引住了,那显眼的黑在Bucky的脖颈靠近右耳处露出些许,平时大概被发梢遮掩住了,现在一擦头发就暴露了出来。

Steve直觉心头一跳,不好的预感悄然浮现。他不动声色绕到Bucky身后,借口帮他擦头发,仔细观察起来那个奇怪的黑色印记。

靠近了Steve才发现,这个印记有点像包装袋上印的条形码,不同的是上面有几个数字:2014  8  30

这是什么意思?

Steve怔怔地看着,一个清晰的答案逐渐呼之欲出。

他记得Bucky出现的日子是2014年5月30日。

那么这个“2014 8 30”会不会就是他要离开的日期?

是不是自己太开心身边有Bucky的陪伴,而忘记了,或者说刻意忽略了,他其实是从罐头里出来的,而哪个罐头没有保质日期呢?

 

Bucky半天没感到Steve的动作,扭过头想看看怎么了,却发现Steve惨白了一张脸定定地注视着自己,蓝眼睛里面满是泪水。

 

“你是不是快要离开了?”

他的声音抖的几乎听不清楚。

 

Bucky发现自己的嗓子好像出了什么问题,一个简单的“是”却半天发不出声。

最后,他只能勉强点头。

 

Steve的眼睛一瞬间失去了最后的一点希冀光彩。

 

窗外的雨停不下来。


TBC.

评论(2)
热度(26)

2014-07-08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