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社交网络·DM】The Truth That You Love Me(1)

继续在冷西皮大道上踽踽而行【。





窗外的雨一直下个不停。

Dustin对着电脑键盘敲敲打打,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表。8:30,毫无疑问已经错过了和Bella的约会时间。他知道,他并不是因为过于沉迷于编程而错过了时间,他只是觉得很累,突然间就不想努力用一整晚的微笑和所谓的风度来维持绅士形象。

当然,他也要开始准备迎接不知道是第几次被打破的失恋记录了。

如果能一直像在哈佛那样多好。

Dustin伸个懒腰,对着桌子上放着的相框发起了呆。Mark,Wardo,Chris, 还有他,单纯简单的大学生活,也许不可避免的会有些烦恼,但那都是关于泡不到妞或者什么可笑的兄弟会问题,而不是现在,金钱,权利,欲望,现实压的人透不过气。曾经的他们意气风发,for fun or for girls, whatever, 他们想要的是改变世界。现在呢,不知道,Dustin甚至有点不敢确定自己变了没有。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妄想改变世界的人往往是最早被世界改变的。

鬼知道他突然就有种比中指的冲动。


Dustin抬头望着中央的办公室,微弱的亮光从磨砂玻璃里隐约透出来,就像往常一样。虽然知道好友不喜欢被人打扰的习惯,特别是在他沉迷于编程的时候,但Dustin突然就很想去和Mark聊聊。

门被推开的时候Mark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看样子如果可以直接钻进其中Mark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跳进去。Dustin清清嗓子表示自己的存在,很不幸的也是必然的,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好吧,你逼我的。Dustin重重的咳嗽起来,听起来像是芥末呛进了喉管,撕心裂肺的声音简直让人起鸡皮疙瘩。

“Dustin,什么事?”无机质的声音从电脑屏幕后响起,带着不易察觉的无奈语气。Dustin得意的挑眉,为自己又一次的胜利感到无比自豪。

“Mark,伙计,已经快9点了,如果按照劳动法来算你简直就是老板最钟情的那种只干活不拿薪水的雇员。”Dustin靠近些,不出所料的看到桌子上堆满的红牛空瓶。

“提醒你一句,我就是老板。”Mark面无表情的说,并没有停下敲击键盘。

Dustin耸肩,决定绕过这个话题:“那么,你打算几点离开?”

Mark终于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望着Dustin:“我记得今晚似乎是你和Bella的约会。她甩了你?”

“No,当然不是。”Dustin抗议似的挥舞着手:“为什么每次你都觉得是她甩了我而不是我甩了她?这不公平!还有,是我没去,突然不想去了。”

Mark若有所思的盯着Dustin,直到Dustin被盯的浑身发毛才停下。

“好吧,”Mark说道,按下关机键:“作为失恋的安慰,我可以开车送你回家。”

Dustin不知道是该先发怒还是先欢呼,一阵面部扭曲之后只好作罢。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Dustin突然叫出声来:“嘿,停车!”

Mark一脸不耐的瞪着他,Dustin无辜的耸肩:“冰箱空了,需要补充储粮~你要来点什么吗Marky?”

Mark认真想了一会儿:“红牛。”

Dustin仿佛早就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他瞪视着Mark的蓝眼珠,一眨不眨直到眼酸坚持不下去,然后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走出去,甚至没有关上它。雨已经停了,白天残留的暑气飞快的卷土重来,车内的冷气嘶嘶的和外面的空气凝结成淡淡的白烟。

大约20分钟后Dustin回来了,怀里抱着两大个牛皮纸袋,鼓鼓囊囊的摇摇欲坠。Mark敲着方向盘看着他:“你是抢劫超市了么Dustin?”

得到货真价实的白眼一枚。

Mark胡乱翻找着自己的红牛,胡萝卜牛奶面包花椰菜果酱纷纷掉落,片刻之后仍是未果,Mark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的人。

Dustin回瞪过去,把怀里的另一个纸袋塞给他:“这才是你的,还有,把我的胡萝卜牛奶面包花椰菜果酱统统收拾好!”

Mark打开纸袋,里面和刚才翻找的纸袋是一模一样的内容,胡萝卜牛奶面包花椰菜果酱,哦,甚至还有一个牛肉罐头。Dustin看着盯着罐头出神的Mark一脸理所当然:“well,我总不能买一块新鲜牛排给你,发霉的话就太暴殄天物了。”

“我猜我刚才的发音指向的应该是红牛,而不是,”Mark瞟了一眼袋子里的东西,Dustin呲着牙一副要扑上去的样子,Mark淡然地继续说:“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Dustin扯着嗓子喊:“这些东西比那种叫红牛的玩意要健康的多!难道你是一种我所不知道的原动力是红牛的机器人吗Mark?!”

“我想你明明早就知道了这件事。”Mark发动了车,不顾旁边Dustin一副要杀人的眼神。

 

第二天早上,Dustin从一睁眼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头痛,鼻塞,发冷,被病痛折磨仅存的为数不多的智商告诉自己,他感冒了。哀嚎一声,Dustin将脸埋在枕头里企图捂死自己,片刻之后无力的呻吟着,伸手够到床头柜上的电话。

“嘿,Chris,是我。我感冒了,今天不能去公司了,帮我告诉Mark一声。”有气无力的沙哑声音。

“你也有感冒的一天?”电话那头的Chris显的很吃惊:“不是说笨蛋是不会感冒的么?”

“……喂!不要欺负病人好吗!”Dustin怒向胆边生,在已经如此凄惨的情况下Chris竟然还忍心欺负他,真是冷血动物外加丧尽天良啊!

“好吧好吧,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真是没有什么乐趣~”Chris懒洋洋的拉长语调,“其实你来不来都无所谓,BOSS也牺牲掉了。”

“嗯……嗯?!”被感冒病毒入侵的脑细胞显然延长了反射弧的传输速度,当然并不影响信息最终传至神经中枢时在脑袋里起小型爆炸般的威力:“怎么回事?Mark生病了?”

Chris叹了口气:“对,我们的小机器人Mark先生竟然感冒了,不只是你,我真想拉他去外星人研究中心做个全面检查。”说到这里,Chris停顿了一下,有些担忧的小心翼翼:“你觉得,他是因为Wardo的事情所以才……”

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冻结,Dustin突然发现感冒真是世界上头号令人痛苦的事情,是的,它不仅带来全身酸软无力鼻塞头痛,还有令人苦涩和莫名其妙的酸意的并发症。

“话说,你们昨天做了什么?”觉察到Dustin的不对劲,人际关系学家Chris立刻不着痕迹的转换了话题:“编程到半夜然后用冰啤酒浇头发?两个傻瓜一起感冒,真难得……”

Dustin难得的没有立刻出声反驳,半晌后才闷闷地回应:“我买了胡萝卜牛奶面包花椰菜果酱给Mark,哦,还有一个牛肉罐头,我确定它没有过期。”

“咳咳……你,你买了什么?!”电话里传来被呛到的声音,Chris大声咳嗽着想看来不止Mark一人需要去外星人研究中心了。

Dustin没说话,他不顾电话那头Chris强忍咳嗽坚持发问的好学精神,按下结束通话键,呆呆地盯着天花板上一小块暗色的斑痕。

他知道,胡萝卜牛奶面包花椰菜果酱和牛肉罐头不是Mark的风格,甚至不是自己的。是谁的作风,他很清楚。Dustin想不起来自己决定买下那些东西时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Mark是因为突然吃了胡萝卜牛奶面包花椰菜果酱和牛肉罐头而感冒了么。

Dustin把右手搭在眼睛上,眼皮因为感触到微凉的温度而微微瑟缩了下,终于缓解了些许酸涩的潮湿。

自己并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冲动。

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也可以做到这些事,我也可以监督你下班休息不喝红牛吃胡萝卜牛奶面包花椰菜果酱和牛肉。

即使没有了他,我也可以做到这些。

你并不是失去了一切。

你还有我。

 

养病过程并不如Dustin所幻想过的那么悠闲,虽然,好吧,Dustin是一副看起来很悠闲的样子窝在沙发里啃着抹了草莓酱的面包喝着牛奶看着电视里播放“怀旧剧集”之《卡萨布兰卡》,但他坚持自己的内心活动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惬意。屏幕上女主角含泪看着男主角,深情进行着最后的告别,根据Dustin残留的观影记忆,他们在告别后的人生里似乎再也没有机会见过彼此,那么这也就是所谓的“生离死别”了吧。

生离死别,确实是很痛苦的事情呢。如果再也见不到面前的人,就算是闭上眼睛之前,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个画面片段也不会是心心念念的身影,想想都觉得难受。

Dustin慢吞吞的咀嚼着面包,突然想到如果再也见不到面就算生离死别的话,那毫无疑问自己身边就有一个对这个名词的绝佳诠释案例。Chris说过,Wardo恐怕这辈子都不想再靠近Facebook一步,而Mark呢,Facebook就是他的命,那么这两个人的未来清晰可见,清楚的没有彼此存在的未来。

Dustin记得那天所发生的所有事,甚至连很多微小的细节都深刻的印在脑子里,偶尔想起,曾经灼烧到疼痛的感觉又清晰地贴上皮肤。他记得Wardo愤怒悲伤到心碎的眼睛,紧握的指骨泛白却不停颤抖的手,Mark仍是面无表情的僵硬的脸,比平时还要苍白的皮肤,直视着Wardo的眼神一片空洞,他记得Wardo狠狠摔碎Mark的电脑,飞散的碎片里Dustin听到很多人的惊叫,Mark像被定格一样,他的眼睛看起来就像被人遗弃的破布娃娃的碎玻璃眼球,Wardo的怒吼和决绝离开的背影,Dustin想他确实听到了什么东西彻底碎掉的声音。

Dustin从那刻开始就知道他们四个所共有的过去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Mark从那天之后似乎还是老样子,当然,Dustin指的是至少表面上是,永远呆在电脑面前没日没夜地编程,像一台永远不需要吃饭睡觉的永动机一样,红牛是他唯一的燃料,又苍白又面无表情的脸,自动过滤掉Dustin大呼小叫的诸如“嘿Marky伙计你确定你的细胞质真的不是红牛成分吗你该吃点真正的食物!”“该下班了该睡觉了Mark!!!”,

可Dustin知道Mark变了,也许他找不到什么确实的证据来证明,我总不能一天24小时拿着DV来拍Mark的每个细微动作以此来证明我不是过于敏感神经质吧,Dustin泄愤的揪着红毛恶狠狠地想。

他也曾试图和Chris讨论这个话题,Chris只是微笑着看着他,语气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优雅,却一字一顿不容置疑:Dustin,这是Mark自己的事,需要他自己走出去。You cannot help him.

Maybe it’s just himself who don’t want to get out of all the stuff.

Chris说这句话时脸上是一种Dustin从未见过的表情,不是无懈可击的微笑,不是即使恼怒也会维持的得体举止,而是一种近乎哀伤的表情,让人觉得他似乎要哭出来了似的。

可那罕有的表情只维持了短短几秒,快到Dustin以为是刚才自己看到的完全是错觉,几秒钟后的Chris仍是优雅冷静完美无缺,他喝掉最后一口咖啡站起身离开,直到走远了Dustin才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直面现实总是太残酷。”

最亲近的人摔了你的笔记本怒吼着法庭上见头也不回地离开,这是现实,残酷无情的即使逃避也无法避免痛苦。

所以Dustin明白Mark只是在用无穷无尽的编程麻痹自己,或者说试图麻痹自己,因为他再也没有看到过曾经熟悉的光芒出现在Mark的眼睛里,那双冰蓝色的眼眸如今黯淡的像无光的夜空。

而Dustin很确定自己非常,非常,非常不愿意看到Mark现在的这个样子,说实话,他宁肯Mark大哭一场大闹一场,嘿,把所有他能看到的那些愚蠢的Macbook砸了都可以,只要不是一直面无表情地对着那该死的电脑编那该死的程序,只要不是把自己封闭在狭小痛苦的世界里拒绝任何温暖和帮助的侵入,只要不是这么痛苦,这么沉默的痛苦,令人心碎。

Dustin不怎么肯承认的是自己终于明白了heartbroken是什么感觉,尽管他从没有设想过这个词的实践对象竟然会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Fall in love with your best friend.

一件幸福又痛苦的事情,不是吗?



TBC.




评论
热度(6)

2014-07-1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