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美国队长·冬盾】美男罐(5)

最近实验太忙没时间更文OTL

关于文中Bruce讲的如何使罐头人变成正常人类的方法,基本是基于我目前在做的实验内容……虽然我也是博士狗,但和天才Banner博士没有任何可比性嘤,所以请忽略任何关于此的bug,权当不合理科幻梗即可QVQ

以及真的是HE!!!下一次就HE结局了!!!【真诚脸





两人坐在沙发两端,沉默安静地蔓延。

“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你一定可以留下来。”Steve终于开口,声音沙哑,拳头攥的发白。

Bucky站起身,走到他面前蹲下,注视着那双湿润的蓝眼睛,伸手握住Steve有些颤抖的拳头,温柔地说:“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你只需要知道,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

Steve用力点头,伸手抱住Bucky,脸埋在他尚且湿润的肩头,内心因为传入耳中的喃喃低语而泛起带着痛楚的甜意。

I don’t wanna go.

I love you.

 

第二天一上班,Steve径直走到Tony的面前:“我需要和你谈谈。”

他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坚定决绝,尽管脸色很是苍白。

Tony和邻桌的Natasha对视,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然,他们并不想以这种方式让Steve知道真相,但很显然,结果不尽人意。

午间休息的天台,天阴沉沉的快要压下来,三人捧着咖啡或站或靠,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Tony觉得愧疚感快要淹没自己,讷讷半晌后艰涩开口:“对不起,Steve,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我当初不给你那个罐头,就不会是现在这个局面……”

Steve打断了他的话:“你没有什么好道歉的Tony,如果不是那个罐头,我也不可能认识Bucky,而我从没有后悔认识他。”

Natasha看着他尤为认真的侧脸,叹了口气。

Tony也有些愣住了,Steve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卖美男罐的是谁?我想直接和他联系。”

Tony点点头,把贾维斯的电话发给了他。

看着Steve低头把电话存进手机的样子,Tony忍不住又开口:“Steve,如果Bucky最后没办法留下,我是说如果,那你怎么办?”

Steve抬起头,神色坚定:“他一定会留下。”

作为多年好友,Tony和Natasha知道Steve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温和友善,但其实脾气很倔强,如果是他认定的事情,不管要付出怎样的努力和代价,他都要坚持到底。所以听到这个答案,两人并不觉得怎么惊讶,只是更加清楚了Bucky对于Steve的重要性。

Tony沉吟片刻,缓缓开口:“我认识一个人,或许会比贾维斯更加能帮上忙。”

 

身穿白大褂的Banner博士忙忙碌碌,不时对坐在一旁的Steve和Bucky抱歉地笑笑。Steve理解地点头示意他先忙自己的,旁边的Bucky握了握他的手,得到一个微笑回应。

Steve原本是打算独自来拜访这位大名鼎鼎的生物学专家,然而Bucky知道后坚决要和他一起来。

“这总归是关于我自己的事,我想和你一起去面对。”

在某些事情上的倔强程度不输于Steve的Barnes先生如是说。

最后Steve只得点头答应。

 

实验暂时告一段落,Banner博士终于得以坐下来和两位访客聊天。他不好意思地为刚才因忙碌而造成的失礼道歉,继而有些腼腆地向他们大致介绍了自己目前的实验项目。

听完他的介绍,Steve瞪大了眼睛:“博士,你的意思是你一直都在研究如何使罐头人变成真正的人类?!”

Bucky无法抑制狂喜的心情,同时握紧了Steve的手。

Bruce点点头,认真解释道:“根据目前的实验数据,罐头人之所以寿命有限,主要原因是他们的原核细胞DNA的端粒酶活性时间过短,只是正常人类的2~3%左右。我的研究课题旨在通过修复的办法,使短期内消耗率过高的端粒酶基因延长存活时间,这样就可以通过控制端粒酶的活性来延长罐头人的寿命,让他们可以像正常的人类一样长命百岁。”

他看了一眼Steve和Bucky交握在一起的手,微微一笑:“这样他们的伴侣也不必再为了过早的生离死别而伤心欲绝。”

Steve开心地简直要跳起来,他急切地对年轻的博士恳求道:“拜托你了Banner博士,Bucky的保质期下周就要到了,请你不论如何都要帮他留下来!”

Bruce叹了口气,继续说道:“Rogers先生,请你听我说完。我也很想帮Barnes先生留下来,但由于目前我们的项目还在实验临床阶段,并没有正式投入实际应用,所以……”

他缓缓看着眼前一脸紧张的两人:“很可能会有副作用。”

Steve感到仿佛一盆冷水迎头泼下,心沉了又沉,然而手上传来源源不断的热量,他看了一眼身边的Bucky,只见他正鼓励地看着自己,Steve定了定神,开口问道:“会有哪种副作用呢?只要不伤害到Bucky的身体就好。”

Bruce摇了摇头:“不会对Barnes的身体状况造成什么影响,只是,他很有可能会失去所有记忆。”

Steve愣住了,Bucky注意到他瞬间变白的脸色,伸手搂住他的肩膀,Bucky对着Bruce轻声问道:“所有和Steve的记忆都会不记得吗?”

Bruce有些不忍心,只能微微点头。

 

Steve一动不动,脑子里有无数的声音混杂一团,他无法分辨那些声音的来源和想要表达的意思,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疼,整个头像是要炸开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Bucky会记不得所有的事情?他会忘了Steve是谁,忘了一起喝过的啤酒,忘了工作过的咖啡店,忘了自己做的龙虾扇贝,忘了他喜欢莫奈,忘了他着急地淋雨回家就是为了给自己送伞。

他会忘了“I’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the line”,会忘了“I don’t wanna go”.

还有I love you.

他会忘了曾经对自己说过,I love you.

心痛到觉得窒息之时,突然搭在自己肩膀上的双手阻止了自虐式的联想,Steve注意到Bruce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离开,会客厅里只有他和Bucky两人,而此时此刻搭着他的肩膀,半伏着身注视着自己的,就是在刚才的联想里让他心痛到心碎的Bucky.

眼前的男人是出奇的冷静和认真,盯着Steve的目光满含温柔的爱意:“听我说Steve,为了能一直留在你身边,我必须要做这个实验。”

他顿了顿,用更加温柔地声音承诺:“但我不会忘记你,永远不会。”

“I love you,就算没有记忆,它也不会消失。”

他倾身吻上Steve的嘴唇,轻柔辗转磨蹭着有些冰冷的唇瓣,温柔但不容拒绝地撬开对方的牙齿,纠缠着柔软的舌头,仿佛想要通过这个缠绵的吻把爱意和温暖传到Steve的心里去。

Steve最终回应了他的吻,同时在心里下定决心。

 

Bruce看着眼前的两人:“你们确定要进行这个实验?”

Bucky认真地点头,Steve也用坚定的眼神表示肯定。

Bruce点点头,示意身后的助手们开始做相关准备,同时对Steve做出说明:“实验结束后我需要观察他的身体状况是否稳定,所以一周后你可以再来这里接他。”

Steve点点头,对Bruce感激地道谢,回视Bucky凝视他的目光,握紧他的手:“我等你回来。”

Bucky点头,捏了捏他的手,露出一个安抚性的微笑,转身跟着Bruce进入了实验室。

Steve一直等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门后才不再张望,深吸一口气,他默默在心里开始祈祷。

 

一周时间看似很短,但对于Steve来说这一周却异常漫长。好不容易等到周一,一大早,Steve就赶到了Bruce的实验室,挂着明显黑眼圈的Banner博士仿佛并不奇怪他如此着急的早到,善解人意地笑了笑,指了指角落的一个房间:“他就在那里。”

Steve激动却又忐忑地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门,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应:“请进。”

Steve推开门,洁白到刺眼的房间中间摆放着一张床,而他朝思暮想了一周的人正半靠在床头上看书,注意到有人进来,Bucky抬起头,露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早上好。”

Steve觉得眼泪马上就要夺眶而出,他再也忍不住,快走几步到了床边,握住Bucky的手:“Bucky,你终于回来了!”

而眼前人的反应却并不如他所想,只见Bucky有些尴尬地抽出手,礼貌但疑惑地问:“谁是Bucky?你又是谁?你认识我吗?”

Steve呆住了。

 

是谁曾经对他说,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TBC.

评论(4)
热度(26)

2014-07-15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