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双藏/花藏】少人游(1)

忍不住又开了坑,我的罪恶……这次是两对西皮,双藏师徒梗,花藏竹马梗,大概是为了满足我的美人天才剑客攻的心愿……吧?



叶辛第一次见到叶泽是在他不知第几次尝试通过剑冢试炼的时候。

叶辛七岁时被庄主带回藏剑,小孩子长着一张清秀可爱的娃娃脸,性子安静举止有礼,一看就是家教良好的世家子弟。众人怜惜他小小年纪就远离爹娘,然而叶辛却似乎并无察觉,平日里属他练剑最为刻苦,一身明黄色的小小身影挥舞着和身形颇为不符的重剑,构成了山庄一道颇为独特的风景。

叶锋对这个小师弟很是有些头疼,倒不是叶辛调皮捣蛋惹人厌烦,相反的,他这个小师弟性子格外乖巧,话虽少却懂事有礼,单是一点,小孩子有些过于执着练剑,叶锋留意过几回,那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似乎有些他也看不清的情绪。

“哎你说,小辛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练剑啊?”一日,万花谷的大弟子例行来访,叶锋看着忙忙碌碌给自己扎针灸熬药的袁渊,按捺不住开口问到。

袁渊头也不抬,专注地盯着砂锅里咕嘟咕嘟开始冒泡的深褐色药汤,淡淡回了一句:“人各有志罢了。”

“可是小辛这个年纪的孩子不应该天天疯跑着玩吗,哪会沉迷于反复练习那些枯燥的剑法?”叶锋停顿了一下,显出几分犹疑不定:“江家的那些事,换了谁都是血海深仇日日不敢忘的,虽说他那时年纪尚小,然而……”

叶锋至今仍记得当时的情景,庄主带回的那个小孩子满身血污,却不哭不闹,安静异常。据庄主说,江涉,也就是现在的叶辛,是被他娘亲藏在床底下的密道才堪堪逃过一劫。江家乃武林世家,到了江涉父辈这一代,江家虽已过鼎盛时期,其实力仍不可小觑。究竟会是谁有这个能力,将这样一个武林大家一晚屠尽,手法极其残忍,江家一百一十七人,不留一个活口。

除了侥幸留得一命的江涉。

若不是藏剑山庄素和江家颇有渊源,时任庄主一听闻惨案就迅速前往江家接回了江涉,尚不知江家最后的一方血脉终将命归何处。

袁渊终于放下手中的药匙,沉思良久后开口道:“我看叶辛这孩子不像是心怀郁结一心报仇的样子,他平日里虽少言寡语,心思却单纯赤诚,一心向武,或许只是爱好武学。”

叶锋点点头,喃喃自语道:“但愿如此吧……”

袁渊看了他一眼,把熬好的汤药倒入碗中,递给他:“你不如多关心下自己,这个药虽疗效好,却不能多吃,还是要慢慢调理才是。”

叶锋接过药,扑面而来的浓重苦味让人呼吸一滞,他苦着脸捏住鼻子,一口气咕咚咽了下去,袁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递过来一碟叶锋最喜欢吃的蜜饯。


这一日,叶辛照例来到剑冢外准备开始再一次的试炼。剑冢的侍卫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正要照例放他进去,此时突然响起一道不大的声音,清冷地犹如寒夜里的一抹冷月:“你天天这样盲目练习有什么意思吗?”

叶辛寻声望去,一个半大少年逆光站在高处,看不清面貌如何,只觉得一阵迫人的煞气扑面而来。

少年轻巧一跳,稳稳落在叶辛面前,叶辛心下暗叹一声,一张狰狞的面具覆盖了少年整张脸,仅能透过面具上的双目处看到一双幽深如寒潭的眸子直直地盯着自己。

虽尚未交谈,叶辛仍可感受到来自少年身上强大的气息,那是资历尚浅的自己所远不及的,来自于无数次生死之间淬炼出的凌厉杀气。

叶辛稍一定神,双手一拱,竟是恭恭敬敬的态度:“不知阁下有何高见?叶辛愿洗耳恭听。”

少年微一颔首,出声应道:“在下叶泽。”

叶辛心下一惊,藏剑山庄之内怕是无人不知叶泽大名,小小年纪便独行江湖的天才少年剑客,以一手神出鬼没的精湛剑术闻名于世。听闻他常年在外久不驻藏剑,不知为何现今会出现在这里?

然而叶泽并未等叶辛有何反应,直直伸出右手:“我带你练。”

“……咦?”这下叶辛是真的愣住了。

叶泽有些不耐烦,直接抽出腰间的剑向前走去:“来不来随你。”

叶辛没来得及反应太多,眼看着叶泽走的越来越远,只得连忙跟上。


叶辛实际上是个很有武学天赋的孩子,负责教导他的师父师兄都是这么评价的,然而跟着天才剑客叶泽,叶辛第一次感到了力不从心。

远远看到叶辛站在原地,轻剑拄地扶膝喘气,叶泽几下轻功跃到他面前,冷冷开口道:“这就不行了吗?”

叶辛喘了口气,努力顺平杂乱的气息,直起身来:“我还可以。”

叶泽看了他一眼,突然靠近,两指搭上叶辛的脉搏,半晌后又后退回原地:“你的内功心法有问题。”

叶辛被他的突然靠近和离去弄得措手不及,鼻间停留着来自叶泽身上的一股不知名的香气,手腕上还残留着冰冷的触感。

“我的内功心法?”叶辛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这才意识到叶泽在说什么。他沉默许久,低低应道:“我觉得没有问题。”声音里充满涩意。

叶泽冷笑一声,讽刺道:“哦?江家的内功心法天下第一?”

叶辛猛地抬头,声音因突然的拔高而显得尖锐无比:“你为什么会知道江家的内功心法!”

叶泽几下跳至高处,俯视着叶辛愤怒的脸,突然笑了:“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功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为江家大大小小一百一十六口人命报仇雪恨呢?”

“到底是报仇重要?还是你那点可怜的小小自尊心重要?”

“叶辛,你要选择坚持江家的武学传统,保留住身为江家后人的尊严荣誉呢?还是选择放弃江家内功心法,彻底抹杀江家武学的最后一点痕迹,去选择最合适你的,能让你最终得,报灭门之仇的武学呢?”

叶泽的句句逼问犹如锥心之剑,刺地叶辛胸口一阵憋闷刺痛,他咬着牙抬头,逆光中少年的身影显得愈发遥远模糊,迫人的气势仍在,只是这次,叶辛并未退缩:“我不会放弃江家的内功心法,不管花费多长时间,不管要忍耐和等待多久,我一定会用江家的办法手刃仇人。”

空气一瞬间有些凝滞,无人说话,只能听到风声从两人之间呼啸而过。叶泽蓦地跳了下来,走到叶辛面前,伸手摘掉了脸上的面具,神秘的天才剑客有着一张和其性格作风大相径庭的脸,秀美干净貌若好女,只是那双幽深的眼睛,仍是不带温度地注视着叶辛。

叶泽突然出剑,剑气凌厉似有寒光闪过,叶辛仓皇之下勉强出手,堪堪躲过,耳边低垂的额发被削掉一缕,细白的脸颊上出现一丝红痕。

叶泽的剑并未因此停下,攻势越发精巧诡秘,叶辛并无多少实战经验,在此种情况下只能一味躲避,狼狈的很。

剑尖在距离叶辛喉咙三寸处停下了,叶泽注视着叶辛满是冷汗的脸,开口道:“现在试试运功,感觉怎么样?”

叶辛有些疑惑,还是乖乖按照叶泽所说开始运气,半晌之后,他惊喜地睁开了眼睛:“感觉运功顺畅了许多,一些过去打不开的穴位也慢慢通畅了!”

叶泽收回剑,闻言只是轻哼一声:“小少爷,别高兴的太早,我刚才只是使了一套剑法助你理顺内力,你的内功心法结合藏剑的武学剑意,成败与否,还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叶辛闻言,犹豫着看叶泽擦拭佩剑,终于鼓起勇气开口:“叶泽师兄,我知道你平日里很忙,基本不呆在山庄里……可是,我真的想学好剑,你能不能教我练功?”

叶泽正在擦剑的手停了下来,他转过身,饶有兴致地看着叶辛:“哦?你不怕我会很严格?”他伸出一根手指,抹掉叶辛脸上的细细血痕:“像这样,你可是会受伤的。”

叶辛觉得脸上的伤口处又痒又麻,叶泽的手指冰凉,抹过他的血却炙热。他摇摇头,咬牙道:“严师才能出高徒。”

叶泽终于满意一笑,答应了:“好。”


这边,侍卫已经将叶泽返回山庄的消息上报,按资排辈来算叶泽是叶辛的师兄,同时也是叶锋的师弟。叶锋对这个基本不露面的师弟并不怎么熟悉,印象里是个性子清冷孤高的少年,武学天赋极高又爱钻研,拿师父们的话来说就是“百年难遇的武学奇才”。叶锋记得叶泽很早就离庄独自闯荡去了,自打那之后就时而传来他挑战各地武林高手连连获胜的消息。叶锋自知自身天资有限,体质又弱,并不适合习武,便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山庄的经营打理上,倒是将生意经玩的娴熟。

袁渊本是要按计划返回万花谷了的,他是万花首席大弟子,师父闭关修炼,谷内大部分事宜都要由他处理,这次出行也是依照每年的习惯来给身子弱的叶锋例行调理。然而听说叶泽回庄,他难得有了兴致,想要留下来一睹这闻名江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天才剑客的真容。

叶锋笑他整日里端着一副正经架子,其实还是好奇心重的不得了,袁渊也不反驳,只是把叶锋手里的账本夺走,欺身压了过去:“你怎么不想想其实是我不想走呢?”

平日里伶牙俐齿的叶锋难得口舌拙笨,支支吾吾半天憋红了一张俊脸。袁渊见状轻笑一声,把眼前洁白的耳垂含在嘴里用舌尖细细摩挲,直至身下人发出难耐的呻吟求饶声,这才心情大好地暂时放过叶锋。


叶泽带着叶辛轻轻松松破了剑冢关卡,叶辛自身的内功修炼提升精进不少,心下也是兴奋不已。到底还是小孩子心性,他对自己新拜入的师父好奇不已,尤其是看起来年纪并不比自己大了多少,武功却比庄内的师父师兄们厉害太多,让叶辛心中又是钦佩又是好奇。

叶泽独自在前面走,感受到来自身后的灼热视线,心下也是好笑,他转身,看到叶辛像是被他的突然动作吓了一跳,直直后退一步,犹如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更是又气又好笑:“我有那么可怕吗?”

“啊?”小兔子有点茫茫然,反应过来之后蓦地涨红了脸,使劲摇头:“没,没有。”

叶泽无奈地反思了一下自己大概过于严厉的教育方式,上前几步牵起了叶辛的手:“快点走,庄主要等急了。”

叶辛乖乖点头,任由叶泽牵着自己,手心里紧张地起了一层薄汗,倒是觉得这种情景比练武难得多了。




评论(5)
热度(4)

2016-03-04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