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羊肉包】怪力乱神(2)

努力在睡前更短小的一发……这篇真的会很慢热,包括事件和感情,请原谅并耐心对待一只又忙又懒的作者_(:з」∠)_







趁着中午吃饭的功夫,宁泽涛飞快收拾好了行李,从食堂一出来就直奔宿管部而去。坐镇办公室的是成天一脸笑眯眯的张主任,为人十分和蔼,大家都亲切地叫他一声“张大爷”。宁泽涛急着求人办事,不好在称呼上糊弄人,老老实实喊了声张主任,不想张大爷一脸慈祥地纠正道:“哎呀小宁老师,这么叫我就生分啦,喊我小张就行~”

 

宁泽涛一口茶水喷在光滑可鉴的地板上。

 

被迫擦了地板的宁泽涛悻悻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这个校区的教职工宿舍只剩下他目前住着的106,说也奇怪,据张大爷说,这个106前前后后换了无数任房客,每个住进去的人不出一周都会来退房换房,他那个古怪的室友孙杨是迄今为止住的时间最久的,足足有三个月了。


想着走着已经到了宿舍楼跟前,宁泽涛望着黑黢黢的楼洞,打心底里不愿意再踏入一步,可是有什么其他办法?总好过睡大街吧,宁泽涛捏了捏干瘪的钱包,咬着牙冲了进去。

 

回到宿舍宁泽涛才发现,孙杨自打上午吓唬了自己之后就出门了,直到现在也没回来。宁泽涛松了口气,不知怎么地,面对那个长相白净,操着一口小奶音并且下一秒就能哭出来的室友,他一个一米九一的大老爷们总觉得心里直发毛。

 

倒不是宁泽涛怕鬼,身为一个受到共产主义无神论者熏陶二十几年的大好青年,他对于鬼怪之类本就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何况他的专业工作也是科研相关,在Z大的这份工作也是研究员,对于科学的多年学习更使得宁泽涛坚定了自己无神论者的立场。但是孙杨的一番话却让宁泽涛有些动摇,更确切来说是那满墙的紫色手印,实在无法用什么合理正常的角度去解释。

 

宁泽涛不由自主盯着斑驳的墙壁,墙纸已经被孙杨完全撕掉了,彻底裸露出来的墙暴露出了更多的手印,宁泽涛凑近去看,发现那些霉菌斑点似乎是直接从手印上长出来的,之前那些手印隐身不见,宁泽涛还以为是墙体本身发霉,但孙杨泼了那不知名的液体后手印显了出来,这才能看出并不是墙的问题,而是手印本身在长霉点,或者说,是那些被困在墙里面的手,在发霉。


宁泽涛被自己的推测搞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摇摇头,正想移开视线,却蓦地发出一声怪叫!


手!他看到了一只手,在墙里移动!

 

 

孙杨回到宿舍已经是傍晚了,推开门后空无一人,他怔了怔,不知为何心里有点失望。刚要放下手里的箱子,宁泽涛突然从里面的洗手间走了出来。

 

“你终于回来了!”宁泽涛端着一个塑料盆子,手里还攥着一把小毛刷,见孙杨回来了就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神秘兮兮地凑了过去:“哎我说,你知道我今天发现什么了吗?”

 

“你还没走?”孙杨睁大了眼睛。

 

宁泽涛拍了拍口袋:“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教职工宿舍这么便宜,即使闹鬼也好过睡大街啊~”

 

孙杨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可是这里闹鬼啊……不是闹着玩的,以前住这里的人都是在知道闹鬼之后就第一时间搬走了,没有一个留下的。”

 

宁泽涛被他直愣愣的目光搞的有点不好意思,只好摸摸鼻子岔开话题:“既然你知道这里闹鬼,为什么你不搬走?”

 

孙杨皱了皱眉头,低头嘟囔了一句:“因为我要抓鬼啊。”

 

“啊?你抓鬼?”宁泽涛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几个分贝,这下孙杨有点不乐意了:“你不相信啊?”


“噗,信,我特别信~”宁泽涛更觉得自己的室友像个小孩子,还是特别可爱的那种。

 

孙杨终于想起了宁泽涛刚才想对自己说的事情,随手从床上捞了个娃娃抱着:“你刚才说发现了什么?”

 

宁泽涛指着墙,压低声音说道:“有一只手在墙里移动!”

 

孙杨点点头哦了一声,继续摆弄着手里的娃娃。

 

宁泽涛瞪着他,简直无法相信眼前人如此淡定的反应。墙里有手在动,这难道是件“我今晚吃了海鲜粥”等级的事?!

 

孙杨抬头看到他震惊到有些呆滞的样子,心下一阵好笑:“我说过了,墙里有鬼,你看到手在动应该就是鬼手在活动。”

 

宁泽涛难以置信:“这么说你真的是抓鬼的?连这么具体的细节都知道?”

 

孙杨有点无辜的看着他:“对啊,我是Z大请过来帮忙解决这个教职工宿舍出现的灵异事件的,已经呆了快3个月了,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她’的出没时间和大致范围,就等下一步的具体行动了。”

 

宁泽涛喃喃自语:“我从来不知道Z大也这么不相信科学的……”

 

孙杨不满地看了他一眼:“承认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物的存在,也是科学的一种。”

 

宁泽涛只有干点头的份了。


TBC.

评论(6)
热度(50)

2016-09-07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