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羊肉包】怪力乱神(4)

总是大半夜更文的我……

澄清一下,“他”不是韩国的朴姓运动员,本文不会出现有关他俩的其他西皮~

PS:这次包子男友力MAX了!


孙杨很快就稳定了情绪,擦干眼泪开始一声不吭地捣鼓他的宝贝箱子。宁泽涛莫名地觉得心里头堵,就如同此时此刻地上积聚的水,不上不下地看似平静,水面之下却暗藏未知。

趁着宁泽涛发愣的功夫,孙杨从箱子里翻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摇铃一样的东西,拿在手里摇晃了几下,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声响发出。

“赤鱬听到的频率赫兹和我们人类听到的不一样,这个摇铃能发出只有它们可以听到的声音。”孙杨一边摇一边解释,宁泽涛只是很简单地点了点头,气氛有些沉闷。

不一会,水面一阵晃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破水而出,宁泽涛被吸引了注意力,不由得屏息,哗啦啦的水花溅起,迷住了他的眼睛,一阵朦胧中一条鱼一样的东西闪着光蹦出了水面,个头不是很大,却金光闪闪的,整个屋子都被它的光照地通亮。孙杨飞快地打开箱子,一瞬间又合上了盖子,一切就都消失了,连地下的水都走的干干净净。

宁泽涛揉了半天眼睛才把刚才溅进去的水花擦干,他红着一只眼和孙杨大眼瞪小眼,半晌后才憋出来一句:“刚才那个就是赤鱬?”

“恩。”孙杨乖乖地点头,很宝贝地把自己的箱子放在书柜的最高处,似乎挺开心地松了口气。

“你……你是不是在找人?”宁泽涛犹豫了很久,终于把这个从刚才就一直在嘴边徘徊的问题问出了口。实际上他也觉得奇怪,自己平时并不是一个很爱八卦别人事情的人,更何况和这个奇奇怪怪的室友认识还不到一天,连熟悉都谈不上,却不知为何对他的事情尤为在意。

特别是刚才,看到孙杨哭红的眼睛,宁泽涛觉得心里又痛又涩,难受的要命。

 

真的很奇怪,我总觉得你很熟悉。

 

也很重要。

 

孙杨似乎没想到宁泽涛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间愣住了,支支吾吾半天,最后扯过旁边的娃娃抱在了怀里。宁泽涛看出他是有些紧张了,刚准备说算了,孙杨终于开口道:“对,我是在找人。”

“找谁?他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孙杨瘪了瘪嘴,一副又要哭出来的难过样子:“是很重要,他是我师兄,是为了救我才失踪的,都是我的错,全怪我。”

“所以我一定要找到他,带他回来。”

宁泽涛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刚要开口安慰几句,孙杨却抢在他前面继续说了下去:“谢谢你今天帮我,但这个地方确实不适合你住,我也不是个好室友,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他犹豫片刻,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黯淡了不少:“他们都说我只适合一个人待着,我觉得说的很对。”

“教授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会和他讲帮你找新的住处,不用担心。”

 

宁泽涛一直沉默着,直到听到最后,他突然抬头问道:“你就是化学所实验室的大师兄对吗,孙杨师兄?”

孙杨一愣,点头承认:“对,但是我已经很久不去实验室了……和教授请了长假。”

“……为了找你的师兄?”

孙杨咬着牙点头:“同时也为了弥补之前犯下的错误。”

 

孙杨并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和几个人讲过,一是他的朋友本就不多,特别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几乎所有认识的人都对他保持了敬而远之避瘟神的态度,可说话的除了实验室里的傅园慧,徐嘉余几个小师弟小师妹,也就只有他的娃娃们了;再者那些往事是他无数次午夜梦回都想要忘记和抹消的,年少轻狂付出的代价不仅是错误和失败,更使得身边的人身陷险境,至今生死成谜,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自己。

孙杨不知道自己把这些事情告诉一个认识没多久的热心室友的原因是什么,他只是下意识地觉得对方很可靠,但也因如此,孙杨觉得更不能让宁泽涛继续住在这里了,他不想看到历史重现,自己也承受不了再次失去的打击。

然而等了半天没等到回答,孙杨抬头,发现宁泽涛正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突然,宁泽涛伸出了右手:“再次正式介绍一下,孙杨师兄,我是宁泽涛,之前有看过你发表在Science上的文章,虽然我们的研究方向不太一样,但我一直很佩服你,你一直都是我的目标和榜样。”

 

这次他没有等孙杨打断自己的话,而是一直说了下去:“我会继续住在这里,可以帮你一起找师兄。”

 

他看着孙杨的眼睛,似乎一直看到了他的心里。

 

“我不是你的师兄。所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在我这里不会发生。”

 

“孙杨,这次我陪你。”

TBC.

评论(9)
热度(42)

2016-09-11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