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羊肉包】怪力乱神(5)

师兄在回忆里出场啦~


可怜孙杨活了25年,第一次遇到有人这么直白的表示会陪着自己,大小伙子憋了半天没憋住,眼眶又红了一圈,这次倒是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借着放箱子的功夫猛擦眼睛。

 

宁泽涛说完之后也有点懊恼,好好的气氛被自己搞的像表白现场,天知道他只是在得知一直以来的偶像就站在面前后就彻底汹涌澎湃了,当然要住下来帮孙杨找师兄的念头并不是一时兴起,宁泽涛也很清楚自己的性子,不熟悉的人面前是挺拘谨腼腆的,但是看对了眼认准了人之后就放开了,说他仗义也好热心肠也罢,总之是没法放着孙杨一个人不管。

 

啊,2米高的爱娃娃爱哭的大师兄。

 

想到这,宁泽涛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孙杨回头看了他一眼,一脸正色地说:“你不要随便动这个箱子,放出来什么东西的话会很危险。”

“恩恩。”努力忍着笑意的包子脸很辛苦地点点头。

“赤鱬虽然不会攻击人,但它一出现就会发水灾,所以还是关着好,被坏人逮到就不好了。”

“对对。”包子脸也努力一本正经地表示赞同。

“你……”孙杨终于红了脸:“能不能别笑了啊?”

“哈哈哈哈哈杨哥你是不是不好意思了啊?”宁泽涛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早就看出来孙杨是试图用问话来掩饰自己的害羞无措,但有心逗一逗这位孩子气的大师兄,就故意一直顺着他的话,果然孙杨还是破功了。

 

“咳咳,”眼看着孙杨的脸红有持续发展趋势,宁泽涛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指着因为靠墙而变得一团糟的床铺,可怜兮兮地看着孙杨:“我的床没法睡了……”

孙杨很爽快地抱着被子往沙发上放:“没事,我睡沙发就可以,你睡我的床吧!”

宁泽涛挠挠头:“不太好吧……可以一起睡啊!都是大老爷们,挤一挤就过去啦~”

孙杨没回头,瓮声瓮气地回答:“我们俩个子都这么高,单人床挤不下的。”

宁泽涛注意到他耳朵下面的一小块粉红,勾了勾嘴角,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孙杨揉着脖子从沙发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桌子上放着温热的豆浆油条,还有一张纸条,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杨哥早餐趁热吃,今天如果不忙的话就来实验室一趟吧,大家都很想你”。

孙杨慢吞吞地嚼着油条,视线一直停留在那张纸条上。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好好吃过一顿早饭了,很多时候他过着日夜不分的日子,或者待在远离人烟的深山里出任务,而实验室里的生活看起来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一口气喝完豆浆,孙杨站起身来,把碗放进水池,回头看了一眼衣柜上的箱子,下定了决心。

 

傅园慧一大早就眼皮直跳,一直持续到她处理一个从昨晚开始反应的实验时心里还在犯嘀咕:怎么回事啊,不会有啥大事要发生了吧?

徐嘉余跌跌撞撞地推开实验室的门闯了进来,没头没脑地拉着傅园慧语无伦次,吓得她差点扔掉手里的烧杯。

“要死啊你,爆炸了你负责是吧?”傅园慧一边小心翼翼地把盛着紫色液体的烧杯放在桌上,一边瞪着徐嘉余数落,但徐嘉余根本不在意她说了些什么,只是红着眼睛重复道:“杨哥回来了……杨哥回来了……”

这下不淡定的轮到傅园慧了:“你说什么!杨哥他现在在哪儿!”

 

孙杨有些拘束地坐着,一年多没来,课题组多了不少新面孔,低年级的小师弟小师妹在角落里兴奋地窃窃私语,不时偷偷朝他这边看过来,显然能见到业界大名鼎鼎的传奇大神让他们激动不已。

宁泽涛要去处理一个实验,孙杨正在考虑着要不干脆去导师办公室躲一躲好了,门忽的一声被踢开,一个身影风一般地闯进来,下一秒孙杨就感到脖子被勒地一紧:“你还知道回来啊?!”

来人恶狠狠的声音里夹着哽咽,孙杨心一软,艰难地伸手拍了拍女孩的背:“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你先放开我啊傅傅,要透不过来气了。”

随后赶到的徐嘉余慌忙把红着眼睛的傅园慧扯了下来,自己倒是扑了上去,一边嚷一边哭:“呜呜呜呜杨哥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呜我好想你啊好怕你再也不回来了……”

傅园慧正在擦眼泪,一听这话直接朝着徐嘉余脑袋来了一下:“甲鱼你会不会说话啊?不会说就闭嘴!”

徐嘉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委屈地抽噎:“我就是担心杨哥嘛……”

孙杨哭笑不得,只得一边搂一个,把两个好久不见的师弟师妹搂在怀里安慰,心里也沉甸甸地不好受。

 

宁泽涛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三个人抱成一团,个个眼睛都红的像兔子,心下一阵叹息。

接下来的时间里孙杨老老实实应对着来自傅园慧和徐嘉余连珠炮般的发问,宁泽涛在一旁听着,也知道了不少关于孙杨的事。

 

时间倒回一年半之前,孙杨还是一个天天泡在实验室做实验写论文的研究员,由于天赋出众,自身也勤奋好学,年仅25岁的孙杨已经在业界崭露头角,被认为极有可能成为Z大历史上最年轻的教授。在他之前也有一位很出色的科研人才---张琳,他同时也是孙杨的直系师兄,师兄弟两人关系很好,张琳很宠这个有些孩子气,同时也极为才华横溢的师弟,两人经常凑在一起讨论课题,一时间风头无量,大家都说Z大能拥有这样的双子星真是福气。

然而好景不长,Z大后来出了一件全国闻名的怪事,也是这件事,彻底改变了张琳和孙杨的生活。

 

Z大建校悠久,距今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有历史的地方免不了故事多,Z大也是如此。开始时只是在学生们之间流传着一些校园传说,什么十三教学楼一楼的水房有白衣吊死女鬼啊,学校南门的湖边经常听到小孩哭啊,都是一些学校里经常会有的鬼故事,胆小的女生们不敢听却忍不住窃窃私语,偶尔有胆大的男孩子去探险,倒也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怪事。

然而一个平常的周一清晨,凄厉的尖叫声突兀地划破了Z大寂静的空气,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跌跌撞撞地从教职工宿舍光着脚跑出来,一边跑一边嘶哑地大喊大叫:“死人啦!救命!”

很快,警车到了,救护车来了,熙熙攘攘的学生老师们把老旧的教职工宿舍围了一圈,死者是一个很年轻的女老师,刚入校不久,不想却惨遭不测。据报案的同屋女孩子说,死者死状极为可怖,大睁着眼睛七窍流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警察调查之后也找不到什么头绪,一时间竟成了一桩悬案。

不想不久之后,时隔仅半个月,教职工宿舍竟又接连发生命案,死者皆是年轻的女教师或女研究员,死因一时成谜,警察束手无策,一时间人心惶惶,大家纷纷传言教职工宿舍有不干净的东西,那些惨遭不幸的女孩子们就是被脏东西给盯上了。

本来这些事情闹得再大,也和张琳孙杨没有什么关系,但其中一个死者是孙杨在澳洲留学时的实验室师妹,回国后还是经孙杨的介绍进了Z大做助理研究员。事情一出,女孩的家人哭的死去活来,女孩是家中独女,一直被视为掌上明珠,女孩父亲一夜白头,母亲更是一病不起。

孙杨觉得自责不已,虽然事情并不是他造成的,但女孩确是经他介绍才进了Z大,孙杨不由得想如果女孩没有来Z大,现在一定还活的好好的,不至于和至亲之人阴阳两隔。他本就是至情至性的性格,遇到这种事情很容易就钻了牛角尖,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帮女孩家人找出凶手,不管是人是鬼,也要为女孩伸张正义。

张琳很了解自家师弟说一不二的脾气,他并没有多劝阻什么,只是要求孙杨去调查时自己也要跟去,虽然不能劝服孙杨,张琳还是觉得自己跟着的话,起码师弟不会出什么安全问题。

却不想一语成谶。

TBC.

评论(4)
热度(32)

2016-09-14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