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御景樱 —

【剑三·秀藏/策藏】浮生歌(1)

初遇



千白被捡到的时候正在鬼门关附近徘徊,因为连续三天没能搞到什么像样的东西来填饱肚子,再加上天气炎热的缘故,瘦小的孩子恹恹躺在洛道一条荒僻的小径边,无神的大眼睛睁着,等待着随时会降临的最后时刻。

彼时正值战火连绵民不聊生,成年人尚且颠沛流离难以生存,更何况是一个孤苦无依的瘦弱孩子?

叶栩然本来颇为悠然地骑在龙子上,晃着一把和他的服饰很契合的金闪闪的扇子,不转眼地瞅着前方骑着里飞沙手握火龙沥泉枪,一身戎装的挺拔身影,掩不住唇边的一抹笑意。正值正午时分,毒辣的日头晒的人头晕,藏剑山庄的小少爷转了转眼珠,当下有了主意,正待开口,却发现前方的身影蓦地停了下来。

“千泽?”

叶栩然喊了声,没有得到回应。

挑了挑眉,叶栩然跳下马,一个轻功闪到了少年将军的身边,正待开口发问,千泽皱着眉冲他摆摆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草丛。

叶小少爷虽然娇生惯养,但身出江湖名门,该有的警戒心和直觉还是一样不少的。他握紧了手里的千叶长生剑,冲千泽使了一个眼色,不等少年将军有所反应就只身靠近过去。

千泽在心底无奈叹气,这位藏剑小少爷还是一如既往的莽撞好胜,自己当然不能放任他不管,只得也悄身跟了过去。

待叶栩然靠近看清草丛中躺着的并不是预想中的埋伏,而只是一个气息奄奄,瘦的皮包骨的小孩子,藏剑山庄的小少爷瞪大了眼睛,第一反应竟是伸手探了探孩子的鼻息,这才长舒一口气:“太好了,这孩子还活着~”

神智已然有些模糊的千白隐约听到耳边传来说话声,他费力转过头,年轻的藏剑正用一种混合着欣喜和担忧的表情注视着他,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几乎只能颤抖着两片嘴唇,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叶栩然着急地看向一脸肃穆神色的千泽,年少有为的天策将领沉吟片刻,抱起地上瘦弱的孩子:“他可能是饥饿外加中暑,我们得带他回去。”

叶栩然难得露出紧张郑重的神色,注意到孩子的手在轻微地挣扎,他伸手握住那小小的手,柔声安慰道:“不用担心,我们带你去安全的地方,你马上就能有吃的了。”

孩子的食指微微弯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他的解释。叶栩然摸摸他的额头,牵来坐骑,两人上马继续赶路。

 

千泽将军半路上捡回个娃娃的消息迅速传遍军营,相熟的同僚纷纷打趣他是不是家室已立随便找了个借口把孩子接来而已,千泽对于这帮一起出生入色的兄弟们的调侃早已习以为常,只是无奈地笑着摇摇头便作罢,倒是惹得年少气盛的藏剑小少爷跳着脚一通反驳解释。

千白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甫到军营他就被千泽送去随军的郎中那里照看,喝了点米粥就昏睡了过去,直睡了一天一夜。期间叶栩然数次跑来看他,千泽也在练军的间隙来过几次,却始终不见床榻上熟睡的小小身体有醒过来的迹象。

所以当千白终于悠悠转醒,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抹金黄色的身影,看到他终于醒了过来,叶栩然惊喜地扑到床边,大声喊着千泽的名字让他过来看。

正坐着喝茶的年轻将军闻声站起身,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到床边,俯身注视着他尚且茫然无措的脸,温声问道:“你感觉好些了吗?”

千白摇摇头又点点头,半晌后才嘶哑着声音开口:“好多了,谢谢大哥哥。”

叶栩然关心地凑近:“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怎么会一个人躺在路上啊?”

千白被他突然凑近的脸吓了一跳,近距离地看,藏剑山庄的小少爷长的相当好看,剑眉轻挑入鬓,一双黑亮的桃花眼满含关切的笑意,千白心里涌起一阵久违的暖意,轻声开口:“我没有家,也没有名字。”

叶栩然闻言瞪大了眼睛,一旁的千泽也皱起了眉头。

“你的爹娘呢?”千泽问道。

“不知道,从记事起我就没见过他们。”床榻上瘦小的孩子摇摇头,脸色依旧很苍白。

叶栩然和千泽对视一眼,藏剑小少爷蹲下身来,柔声说道:“没关系,这里是天策府,以后你就把这儿当做你的家。”

年轻的天策将领也温和地点头赞同:“我叫千泽,是天策府的游骑将军,他是叶栩然,藏剑山庄的小少爷。“

他露出一个难得的微笑:“如果你不介意,以后可以跟我的姓,千。”

叶栩然转转眼珠,笑了起来:“那起名字的任务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想出一个很衬你的好名字~”

千白愣住了,眼圈慢慢红了起来。

 

那一年千泽25岁,叶栩然16岁,千白7岁。

所有的一切都刚刚开始。


TBC.


评论(3)
热度(13)

2014-08-08

13